走肉行尸_第二十章 豹纹女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 豹纹女尸


        div  lign="ener">

        更新时间:2013-04-30

        天已经大亮,驾驶汽车的人已经从曹媚换到了胡老大,不过谁曾想到,胡老大的驾驶技术竟然比曹媚还烂,一路上把车开的磕磕巴巴,油漆都碰掉了好几块不说,连后面的一条轮胎都因为压到了一块角铁被扎破了,现在的胡老大就正蹲在地上挥汗如雨的换着轮胎。

        林涛坐在一辆窗户玻璃全都碎裂的丰田霸道车顶上,小口小口的吃着手中的干面包,右手一个单筒的高倍望远镜正看着前方几公里处的一栋巨大建筑物,望着那熟悉的招牌,林涛若有所思。

        “呼~总算换好了,妈的,这一晚上咱们才跑了几公里啊?连江边的影子都没看见!”

        胡老大丧气的踢了一脚地上换下来的轮胎,一回头刚好看见一只身子都烂了一半的活尸,正从路边一间瓦房里跌跌撞撞的跑出来,胡老大先是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几步,随后便发现这活尸的战斗力好像不太高的样子,立马凶狠的操起地上换下来的轮胎,狠狠的向那活尸砸去,“咔嚓”一声,活尸的脖子被砸断,后脑和后背贴在了一起,全身抽动几下,倒在地上不动了。

        “操,想打老子的秋风,灭了你这二货!”胡老大不屑的吐了口吐沫,看到远处又有几只活尸正往这边走来,他赶紧打开车门跳上车,油门一加把车开到了林涛身旁。

        “走,下车吧!”林涛从霸道上跳下来,拍拍屁股上的灰说道。

        “啊?咱们去哪?不开车啦?”胡老大把头从窗户里伸出来惊讶的问道。

        “开不了啦,前面都给堵死了!”林涛把手中的单筒望远镜往胡老大手里一塞,让他自己看前面堵成一座小山般的车祸现场。

        “那我这胎不是白换啦?”胡老大放下望远镜哭丧着脸说道。

        “本来就没人让你换!”曹媚交叉着双手站在林涛身后,面带讥笑的看着胡老大说道。

        “唉,奔驰改成11路了,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啊!”胡老大摇摇头,无可奈何的从车上拿下一些必备的东西,然后问林涛:“现在咱们怎么走?”

        “跟我走吧!”林涛从车上拿起一个黑色的背包,带头向前走去。

        胡老大有气无力的跟着林涛往前走,可还没走几步,就见他指着路边一辆撞树的黑色保时捷卡宴说道:“咦?这辆车我认识哎!”

        “是吗?你家亲戚?”又是曹媚说话了,非常恶毒,自从她从工厂里逃出来后那一刻,她就好像再也没了对胡老大之前的畏惧,反而处处冷嘲热讽,似乎在刻意发泄着她对胡老大以前的不满。

        “操,是你家亲戚还差不多,小婊子,别跟我说你不认识这辆车,当初你逃到我那的时候,可是跟着人家弟弟一起来的,你让他们哥俩趴在你身上轮番干你的时候,都还没世界末日呢,哼哼~别跟我说这些你都忘了!”胡老大抱着膀子一脸冷笑着说道。

        曹媚闻言猛的一惊,等她看清那辆已经面目全非的卡宴的时候,她的俏脸瞬间一白到底,只见她浑身颤抖着突然一声尖叫,竟然从腰里摸出了一把尖刀,像一头发狂的雌豹般猛的冲向了胡老大,而那刀尖竟然是直奔胡老大的心脏而去。

        “妈了个逼的,给脸不要脸!”

        胡老大根本不含糊,一个大嘴巴就把曹媚扇倒在地,顺势踩住她的手腕夺过了曹媚手中的尖刀,就见他眼中寒光一闪,手中的尖刀就往曹媚的心口扎了下去。

        “嘣……”

        胡老大只感觉手心剧烈一震,扎向曹媚的劣质尖刀竟然只剩下了一个木质的刀柄,他心中一抖,抬头就看见林涛正举着枪对着他,枪口还冒着徐徐的青烟,胡老大讪笑着扔掉了手中的木柄,满是冷汗的大手在衣服上擦了一擦,站起来尴尬的说道:“呵呵,兄弟,是这女人闹的太过,我想吓唬吓唬她而已!”

        “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林涛冷冷的收回枪,却看到曹媚捂着手腕从地上站起来,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林涛,竟然转身向那辆几乎快散架的卡宴走去。

        这是一辆顶配的卡宴urb,仅裸车就将近卖到两百多万,上牌后的税就交的更是吓人,不过此时这辆价值几百万的豪车样子就有些凄惨了,一头撞到一棵腰粗的大树不说,整个前脸直接成了一个v字型,连左前胎都不知道飞到哪去了,只有一个红色的卡钳孤零零的落在地上几乎看不出颜色。

        卡宴的前挡风玻璃完全碎光了,车里的气囊也早就全部打开,但是卡宴的气囊纵使再多也经不住这样的猛烈撞击,上面的两具尸体早已经变成了两堆白骨,身上的衣服也成了一条条的破烂,副驾驶外一具较为纤细的白骨呈一个大字型趴在引擎盖上,挂着豹纹胸罩的肩膀抵着大树,看情形估计是当时撞树后把她震出了车外,直接撞死在了引擎盖上。

        曹媚站在卡宴前,看着那凄惨的景象,不知何时流下了眼泪,她咬着下唇费力的打开已经变形的车门,“呼啦”一声,驾驶席上那具魁梧的白骨倒了下来,跌在地上散成一堆。

        看着那一地的白骨,曹媚擦了擦眼泪,回头看了一眼林涛,对他低声的说道:“林爷,能等我一会吗?我想把他葬了!”

        林涛默默点点头,问道:“他是你什么人?”

        “……能算我男人吧!”曹媚说完低头开始捡起地上的骨头,那骨头一节节都十分粗大,足以见得这人生前肯定是一个壮汉。

        离卡宴不远的一个地方正好有一个不算太深的洞,估计是用来种树之类的,这种时候谁也不会挑剔了,也没法挑剔,曹媚把骨头都放进洞里,刚准备找工具来填土,想了想转头又跑向那辆卡宴,竟然把引擎盖上的那具小一点的白骨也搬下来放进了洞里,一边搬曹媚还一边低声的说道:“阿芳,我知道你恨我是个第三者,但是最后强哥逃跑的时候带着的却是你而不是我,你也应该消气了,现在我把你们葬在一起,你泉下有知,和强哥一路走好,愿你们来世还能再做一对恩爱夫妻吧!”

        把最后一根骨头放进树洞里,曹媚捡起一块破铁皮吃力的在洞边挖着土往里填,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上来也在往洞里填着土,曹媚一愣,发现那人竟然是林涛,她感激的对林涛苦笑了一下,擦擦脸上的泪水,继续低头挖土。

        “我以为在你眼里,我这样自私自利的女人根本不值得同情!”曹媚填上最后一捧土,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着林涛幽幽的说道。

        “在我眼里,这种世道自私点不是什么坏事!”林涛把捡来的破锹插在土里,拍拍手上的灰说道:“只要还有最起码的人性,就值得同情!”

        看着林涛转身离去,望着那高大的背影,曹媚咬着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眼中的光芒倒是越来越亮。

        (七点半准时放送,不急,八点半还有哦!)

        是  由】.



  笔趣阁阅读网址:m.biqiugex.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