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肉行尸_第七百九十四章 生如夏花(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百九十四章 生如夏花(上)


        “卧倒……”

        李彪突然爆吼一声,猛地把罗玉蝶给死死的按在了身下,大量的玻璃碎渣如同冰雹一般从窗外激射而来,夹杂着一股浓浓的硝烟瞬间充斥了整间房屋!

        罗玉蝶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只感到一股灼热的汽浪袭身,双耳立刻一片轰鸣之声,鼻腔里更是像被火药塞满了一样,根本无法呼吸,但窗外的爆炸却远远没完,一阵接一阵的炸响比刚刚还要激烈无数,仿佛整片天地都在狠狠的颤抖!

        “咳咳咳……”

        罗玉蝶晕头转向的趴在地上猛咳,背上的李彪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像座肉山一样沉沉的压在她的身上,但周围硝烟弥漫,罗玉蝶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连续用了几次力都无法推开背上的李彪!

        “彪…咳咳咳……”

        罗玉蝶幸苦万分的大喊着,但只要一张嘴便是一阵剧烈的猛咳,而且她的双耳根本就听不见一点声音,耳膜在耳道里跳动的就跟擂鼓一样,除了嗡嗡作响之外就是一股难言的憋闷,不过她通过地面的抖动知道外面的战斗并没有结束,她独占的一栋办公大楼摇晃的就跟风中的落叶一样,摆在高处的东西不断的往下摔落!

        “主人……”

        林娜虚弱的声音突然从一旁响起,刚刚恢复一点听觉的罗玉蝶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只见浓浓的烟雾中跌跌撞撞的跑来一道狼狈的身影,一下扑跌在她的面前,正是她的贴身侍女林娜,而林娜现在的状态极差,大半个身子都染满了鲜血,身上的衬衣到处都是被撕开的口子,但更加可怕的是,她的一只左臂居然不见了,原本白皙柔嫩的小手居然齐肘断开,惨白的碎骨混合着肉麻无比渗人的支棱在外面!

        “林娜……”

        罗玉蝶魂飞魄散的大叫一声,无比慌张的握住了林娜的断臂,但林娜却紧咬着牙关硬是把她从李彪的身子底下给拖了出来,脸色煞白的冲她喊道:“主人!快……快跑,外面的守卫会保护你的!”

        “彪子,彪子你怎么样……”

        罗玉蝶六神无主的点点头之后,立马转身看向地上的李彪,但这一看之下,她惊慌的双眼立刻就瞪直了,李彪静静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整个背部不但全是一片焦黑,血肉模糊的内脏更是赤.裸裸的暴露在外面,就如同被人生生从背上挖去了一大块血肉一般!

        “呜~”

        罗玉蝶捂住小嘴,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起初她还以为李彪只是被震晕了过去而已,谁知他早就已经死的透透的,如此严重的伤害要不是有他挡在自己面前,罗玉蝶相信自己早已经香消玉殒了,而她对林涛的感情十分复杂,对自己亡夫这个亲弟弟李彪何尝又不是呢?

        她清楚的知道李彪苦苦的喜欢着自己,现在甚至甘愿用生命来向她表达,罗玉蝶不是没有想过跟他在一起,只是摆在两者之间的亲人身份怎么都无法让她释怀,所以她才会假意借醉酒让李彪遂了心愿,半推半就的跟他睡了一夜,这也是想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弥补他,不想再给自己或者李彪的生命中留下太多的遗憾!

        “彪子……”

        罗玉蝶放声痛哭了起来,望着这个跟自己亡夫有几分神似的男人,她突然有了一种天旋地转般的感觉,但就在此时,窗外剧烈的枪战声突然到了一个极致,只听“轰隆”一声炸响,一个巨大的火球瞬间从天空坠落到了地面,已经摇摇欲坠的林娜却还激动的大喊起来:“是直升机,我们把直升机打下来啦,主人你快点走,你活着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

        “林涛!既然你如此绝情,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罗玉蝶猛地擦去脸上的眼泪,眼中露出一抹绝然之色,囫囵套好衣服之后转身踏着遍地的废墟,大步往门外冲去,而她的办公大厅也已然是面目全非,巨大的落地窗户早就彻底破碎,大量的狂风呼呼的从外面刮进来,吹的罗玉蝶单薄的娇躯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几步,但她还是咬紧牙关,顶着狂风毫不退缩的往破洞处冲去,从自己翻倒的办公桌里翻出了一只黑色的铁盒!

        “陛下!陛下你怎么样……”

        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火烧屁股一般从外面冲了进来,见罗玉蝶安然的站在废墟之中,他们总算重重的松了口气,而罗玉蝶听到楼外的枪炮声已经不像方才那般激烈,她的神色也恢复了几分从容,缓缓从废墟中走出来,冷声问道:“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就这点防御里吗?是不是要等他们把我都给炸死你们才开心啊?”

        罗玉蝶的言辞虽然不算太激烈,但身在现场的几十位战士却全都微微颤抖了一下,领头的壮汉更是无比羞愧的低下了脑袋,愤怒的说道:“他们绕开了我们的防御阵线,直接从背后向我们发动了进攻,事前我们一点消息都没得到,而且这些人是在发动自.杀性袭击,直接顶着我们的火力网冲了进来,不过陛下您放心,他们的飞机已经被我们击落,还有一架在城外盘旋,根本不敢靠近!”

        “放心?你让我怎么放心?这一切就是你让我放心的代价……”

        罗玉蝶的声调不可节制的提高了好几倍,双眉立刻像弯刀一般竖了起来,走上去“啪”的一个大嘴巴抽在对方的脸上,冲他大声吼道:“给我把所有生化战士都给调集起来,如果有任何一个敌人潜进来被你放跑了,你就等着明天被挂在城头示众吧!”

        “遵命!陛下!”

        大汗淋漓的壮汉被抽的动都不敢动,眼神慌张的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冲着所有人大喊道:“全体听令,立刻服用药物进入狂化状态,给我把全城从头到尾清理一遍,一只老鼠都不准给我放过!”

        “是!”

        众人齐齐的答应一声,居然哗啦啦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管管淡绿色的针剂,在领头壮汉的逼视下,他们毫不犹豫的仰起脑袋,狠狠的把针剂刺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几乎顷刻之间所有人的双眼都一片血红,面目也是一片狰狞,一股股浓重的煞气从他们全身散播开来,鼻腔里喘的粗气几乎响成了一片!

        “留下两个赶紧给林娜急救,剩下的人都给我滚……”

        罗玉蝶眼中的怒火未消,很是烦躁的瞪着现场的所有人,而林娜也在此时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脸色煞白一片,但她却跟罗玉蝶一样带着一股怒气,捂着自己的断臂喊道:“都是一帮废物,今天陛下所受的屈辱通通都要算在你们头上,正好趁你们现在都狂化了,搜索完城里就赶紧滚去前线杀敌吧,每人不杀死一百个敌人,就永远都别回来了!”

        “是……”

        壮汉的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却还是恭敬的点头答应了,但他眼角的余光却发现自己的手下似乎有几个不对劲,他的眉头立刻一挑,指着其中一个小个子就大喊道:“八十五号,你为什么不注射针剂?我现在数到三,你要是还敢在这里浑水摸鱼,老子立刻毙了你……”

        “队……队长,我的针剂出了问题,怎么都打不开……”

        八十五号的脑袋立刻一缩,声音颤抖着低头走了过来,壮汉下意识的就想抽出自己的腰间的针剂递给他,但一个惊恐的念头突然如惊雷一般劈在他的脑海之中,他猛地的一声爆喝,抽出腰间的匕首便狠狠向对方捅去,可对方却一个极为灵巧的翻身,瞬间就避开了他这突如其来的杀招,然后就势身体一翻,扬手便射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往罗玉蝶的咽喉射去!

        “陛下小心……”

        壮汉惊恐之间只来得及喊出几个字,甚至连手都来不及去格挡对方的攻击,而罗玉蝶根本连反应都没有,呆呆的看着对方猛地掷来一个寒光闪闪的东西,但只听“噗哧”一声,先是一道娇小的身影挡在了自己面前,接着一团热乎乎的东西突然甩在了自己脸上!

        “噗通~”

        罗玉蝶眼睁睁的看着林娜倒在自己面前,喉咙上插着一把直没入柄的锋利匕首,刀尖径直刺穿了她的脖子,温热的鲜血洒的罗玉蝶一头一脸都是,她几乎是难以置信的看着地上软倒的林娜,对面激烈的打斗她已经看不见了,只知道无比痛苦的张着空洞的小嘴,嗓子里“啊啊”的发不出一个音节,她知道,今晚又要有一个人为了保护她而死了!

        “……”

        林娜却带着满脸温柔的微笑,被刀封住的喉咙让她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但她却极力的翕动着嘴巴,无声的对罗玉蝶吐出了一句话,接着她缓缓的耷拉下了脑袋,脸上没有带着任何一点痛苦的离开了人世,而罗玉蝶也伤心欲绝的读出了她的话,她在用自己的生命说,能为你而死,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死吧!蠢猪……”

        正打成一片的人群之中,身材矮小的八十七号突然发出一道纯正的女音,一刀捅进了壮汉的喉咙里,然后不等其他任何人反应,一个身材高壮的男人猛地在人群中反水,狠狠砸飞了身旁两个同伴,硬是护着八十七号凌空翻起,身轻如燕的冲向了罗玉蝶!

        “别杀我姐……”

        一团乱麻般的人群里,又是一个男相女声大叫了起来,而八十七号脚下的动作不慢,足尖飞快的在地上狠狠一点,顷刻间就到了罗玉蝶的面前,手中毒蛇一般的匕首忽然缠绕上了她的脖子,却并没有刺入她的喉咙,而是抵着罗玉蝶的脖子大声娇喝道:“所有人都别动,否则我立刻杀了她……”

        “……”

        现场瞬间一片呆滞,几十位已经全面狂化的战士呼呼的喘着牛气,眼神之中居然不再疯狂,而是露出了大量的惊恐和畏惧,只是罗玉蝶却毫不畏惧的轻轻一声冷笑,慢慢的举起手中的一只黑色的小盒子,不屑的说道:“你是苏玥吧?我认得你的声音,如果你想杀我就尽管来试试吧!只要我手里的盒子一松开,这一整栋楼立刻就会烟消云散!”

        “你想吓唬我?”

        八十七号轻轻一笑,缓缓伸出手来撕下脸上一张人皮面具,苏玥那张精致绝伦的俏脸立刻露了出来,接着她轻轻扫了一眼罗玉蝶手中的铁盒,一只带着指纹验证的开关已经被她给深深的按下,一只小红灯已经在飞快的闪烁,但是苏玥却冷笑着说道:“你都不怕死,我们还怕什么?我们今天敢来这里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况且有你们这一整栋楼的人给我们陪葬,我们值了!”

        “哈哈哈……”

        罗玉蝶突然仰头狂笑一声,接着大声的说道:“苏玥!从我加入圣光教的那天起,我就一直都是你手里被肆意利用的工具,你无时无刻不在打压我,算计我,甚至为了林涛连我的丈夫也派人害死了,所以这世上我不恨任何人,最让我恨之入骨的就是你!你真以为我这是在吓唬你吗?实话告诉你,这一刻我已经等待很久了,哪怕只是跟你同归于尽,我也要拖你一起下地狱……”



  笔趣阁阅读网址:m.biqiugex.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