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宫绝恋_第8章 废后胡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章 废后胡氏

        宣宗见胡皇后一副病容,脸不洗头不梳,不化妆的样子就像个黄脸婆。最可恶的是,居然胡皇后揣着明白装糊涂,便有些不耐烦了,他收起了笑容,板着脸对她说:“皇后做事也太小气了吧,朕的意思是让你给我们的皇儿一个名分,皇后是个聪明人,难不成连这点意思都搞不懂吗?”

        胡皇后见宣宗立场坚定,自己没有办法,只得含泪点头。

        于是,第二天,胡皇后不得不主动上表,请求宣宗“早定国本”,尽快册立皇太子。

        接下来,孙贵妃不免也要做一番假惺惺的表示了。

        她紧接着也上了一份表章,故意推辞说:“皇后无子是因为身体不好,只要病一好,自然能够生下嫡子来。我的儿子怎么能够占嫡子的先呢?”

        于是,群臣一看,这孙贵妃生下皇子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居然还如此谦虚,便群臣联名上表,也请求册立皇长子为太子。

        接下来,当然是宣宗“从善如流”,答应皇后和群臣的“强烈要求”喽。

        小两口的双簧戏就这样演出成功了。

        宣德三年正月,宣宗大祀天地,随之而来的二月初六,他下诏册立皇长子为皇太子。

        这位皇太子是明朝最小的皇储,入居东宫时虽然号称是“两岁”,并且确实过了一个新年,实际上仅有两个月零二十五天的“年纪”。因为他实在太小了,所以就连太子册宝都是由他人代领的。

        在册立了这位皇太子之后,宣宗废胡皇后的心情便越发迫切了。

        这次,他没有去问母亲张太后,因为他知道张太后是不可能答应他的。他想要堂而皇之地得到大臣们的支持!因为孙贵妃已经生了皇长子,大臣们站在皇储的立场上,应该鼎力支持才是!于是他召来亲近的重臣,商量废后之事。

        以杨荣等大臣认为但废无妨,并举出宋仁宗降郭皇后为仙妃的旧例;

        然而另一些大臣杨士奇等人认为仁宗废后是一生污点,更何况以宗法制度而言,嫡后无子根本就不成其为被废的理由。

        这一场讨论两方意见针锋相对,毫无进展。

        争辩结束之后,看见宣宗废后决心已下的杨荣决定拍马屁就要拍大力一些。回到家里,他立即挖空心思写了一份奏折,挖空心思地、洋洋洒洒地列出了皇后非废不可的二十条“罪状”,包括什么“长得丑、长期病、说话粗鲁”等莫须有罪状,然后得意洋洋地呈交给了宣宗。

        没想到这个马屁拍到了马脚上。宣宗虽然对胡皇后薄情,但是绝对还不曾到绝情的地步。奏章还没看到一半,他就已经怒火中烧了,大怒道:“皇后也是可以污蔑的吗?她绝不可能做出这些事情来!”

        是啊,皇上一看到“长得丑、长期病、说话粗鲁”就冒火——

        这不是**裸地否定了先帝的审美眼光了吗?我宣宗的皇后好歹也是全国范围内千选万挑出来的美人啊,怎么被这家伙说得如此不堪!他还给不给我这个皇上面子哦?真是“瓜兮兮”没脑子的一个蠢货!

        杨荣碰了一鼻子灰,不敢再吱声了。

        杨士奇见宣宗骂了杨荣,随即进谏道:“废后乃非常之事,非国家之福。宋仁宗因一时急性废后,以至终身追悔。请皇上三思。”

        宣宗悻悻地盯着帮倒忙的杨荣和不帮忙的杨士奇,只得又再次中止辩论。

        然而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即使是同情胡皇后的杨士奇也知道,废后之事已经无可挽回,自己再坚持也没有用。

        当宣宗再一次单独向他询问废后事宜的时候,他提出了要求,说到:“希望“无过而废”的胡后仍然能够在宫中享有不亚于从前的待遇。她与其它失宠妃嫔不同,皇帝和新皇后应该对她加以礼遇。”

        宣宗答应了杨士奇,于是他再次来到皇后宫中,这一次,他有了大臣们做后盾,他要更无情地向皇后摊牌了。

        胡皇后从皇上一踏进坤宁宫的那一刻,便知道皇上这次来没有好事,因为皇上是从来不会轻易迈进她的坤宁宫的。上一次是为立太子的事,这一次又会是什么?

        但是,她再怎么想也没想到皇上开口就说:“朕自始至终就没有喜欢过你,朕的心里只有孙贵妃一人。你发发慈悲吧,请辞后位,成全朕和孙贵妃吧。”

        胡皇后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一让再让,最终将自己逼到了悬崖边上。她的心顿时如同掉入了冰窟……

        然而身为万乘之尊的丈夫一定要偏心,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拿纸笔来吧——”她艰难地说。

        ……

        胡皇后公开上表,请求逊位。也就是主动提出“离婚”啦。宣宗当然立即同意,签字“离婚”。

        在册立皇太子一个月之后,宣宗发布诏书,废胡皇后,册孙贵妃为皇后。

        在诏书中,他表示自己其实是不想“离婚”的,但是皇后非要“离”,自己也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她。为了表明心迹,自己的赡养费给得高高的,“离婚”后胡氏称“静慈仙师”,服饰侍从等一切待遇照旧。

        胡氏从此退出了宣宗的生活,而孙贵妃,经过十几年的折腾,终于等到了自己自幼年时就在等待的皇后凤冠。

        胡氏成婚十年,为后两载,处处礼让谦恭,从没有做过任何有违规矩的事情,何况她的多病不育也完全是宣宗的冷淡造成的,因此她的被废实在是冤枉得很。这一点即使是宣宗的亲生母亲、一手将孙贵妃抚养长大的张太后也忍不住要为胡氏抱屈。

        胡氏被废后,张太后经常将她从别院召回,将她安排在自己的清宁宫居住。除了国家典礼以外的朝宴仪礼,张太后都将胡氏的位置安排在孙皇后之上。

        孙皇后没想到把自己养大的婆母在这件事上却一定要帮胡氏出头,自己做了皇后却仍然象当初做姬妾时那样处于胡氏之下。孙皇后心里自然很不是滋味,但是在彼此相见时她仍然执礼甚恭,不曾违拗张太后的意旨。

        换一个角度来看,张太后对孙氏生下皇长子的内情也多少是有些明白的。

        只是她知道儿子与胡氏之间冰冷的夫妻关系,也对自己一手养大的孙氏有母女之情,因此她并不反对孙氏抚宫人之子,也不反对早早册立庶长子为储君。

        她只是没有料到儿子最后竟然会借机废后。胡氏毕竟是得到了自己丈夫确定的儿媳妇,就这样废掉,张太后难以接受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总之,在张太后的主持下,胡氏总算是没有陷入其它废后所经历过的那种难堪境地。
  笔趣阁阅读网址:m.biqiugex.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