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山田诗诗_第十七章 狗王首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 狗王首战

随后班车停下,那黄毛小偷急冲冲跳下车子,一瘸一拐跑向远方。

        这样的小毛贼,即使送到派出所,最多关几天又放出来了,根本没啥用,所以徐大山也就没有打算报警。

        倒是那个女子被救后对徐大山产生了兴趣,看他身边还有空位,特意坐了过来。

        “你好,我叫柳洁,你呢?”

        她脸上肌肤白皙水嫩,洋溢着成熟妇人一股特有的自信,让徐大山看了一呆,迟疑片刻才回答道:“我叫徐大山”

        “再次表示感谢……现在想想,我还有些后怕……对了,你到什么地方下车呀?”

        “青山镇”徐大山开口回答。

        “真巧,我也到青山镇。你是哪个村的?”

        ……

        大概是同在一个镇生活的原因,那女子对徐大山很感兴趣,问了很多问题。

        现在下午的天气已经有些燥热,加上车辆颠簸,那女子聊了一会儿便昏昏欲睡,脑袋一歪,半靠在徐大山的肩膀上。

        两人近距离接触,徐大山明显能够感觉自己半边身体带着温热。对方穿着一件短袖紧身衬衫,他不经意一扭头,就看到雪白在眼前晃悠,好似随时会破衣而出。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徐大山在心中强念了几句,收回目光。

        只是每次随着车辆颠簸,对方都会脑袋都会在肩膀上蹭一下。这种色香味俱全的感觉,让他坐姿变得非常不自然,涨得难受。

        一直到青山镇,那女子仍然没有醒来,看车辆靠站,徐大山才推了对方一把。

        “到站了?不好意思,昨天没睡好觉,太瞌睡了”柳洁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靠在对方肩膀上睡了一路,忙红着脸道歉。

        “没事,我该下车了,告辞!”徐大山惦记着母亲,没有和对方继续聊下去。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柳洁站在地上跺了跺脚,嗔怒道:“真是个傻子,也不知道问我要个电话号码。”

        不过随即她脸上又浮现出几丝微笑:“徐赵村,徐大山,”

        徐大山路上没有耽搁时间,一路直奔家中。

        等进入院子,他发现赵香兰正蹲在压水井边认真洗衣服。

        这两年时间,母亲一直卧病在床,根本没办法干家务活。除了妹妹星期天回来帮忙外,剩余时间都有徐大山清洗衣物。

        此刻看到赵香兰半蹲在地上揉搓母亲的衣服,徐大山心中很是感动,还有一丝温馨。

        可惜老天爷不长眼,这么一个贤惠漂亮的女人,竟然年纪轻轻没了丈夫,婆婆又对她不好,只能艰苦度日。

        衣服洗完,赵香兰无意间抬头,惊喜的叫到:“大山,你回来了。饭我已经做好,赶快洗把手,休息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哦……来了”徐大山忙走进院子。

        等进屋看过母亲,他看赵香兰踮着脚在晾衣服,就凑到近处问道:“嫂子,你睡觉的时候胸口还疼吗?”

        听到徐大山开口询问,赵香兰那张俏脸顿时又泛起红润,低声回答:“好多了,昨晚睡觉很安稳”

        “要不等晚上吃过饭我再给你按摩一下,尽快把心绞痛治好。”说这话时,徐大山并没有多想,只是为了表示感谢。

        没曾想,一句简单的话,却让赵香兰的脸蛋更红。

        上次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徐大山那双手好像带着某种神秘的力量,给她弄得浑身酥麻难当,有些情不自禁了。

        现在听对方主动提起,她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不过想到今天下午婆婆已经走亲戚归来,赵香兰脸色又黯淡下来:“山子,找机会再吧,我婆婆回来了。”

        “那以后再吧”听说那恶毒的老太太回家,徐大山顿时打消念头。

        将赵香兰送走,徐大山伺候母亲吃过晚饭,然后钻回房间,刚要开始修炼,他心中一动,整个人再次钻入洞天福地法宝当中。

        “汪汪”白狼在里边呆了半天,现在看到主人,兴奋地叫起来。

        “小家伙,知道了,这就放你出来,饿坏了吧。”说完,徐大山身形再闪,抱着藏獒幼犬出了空间。

        白狼站在地上,左右闻了闻,随即又开始低吼出声。

        “山子,咱们家咋有狗叫声,你听到没有?”母亲被惊动,坐起身子喊道。

        “妈,这是我在县城买来的小狗,先前关在院子里,忘记给你说了。”徐大山赶忙解释。

        “哦,那你堵好院门,别让它跑丢”刘秀凤叮嘱一句,不再言语。

        徐大山翻身下床,去厨房找了半个馒头丢在地上,算是给白狼当食物。

        哪知道小家伙闻了闻,吧嗒吧嗒跑了出去,随后在院子里四处寻摸。

        “这家伙,还挑食”徐大山郁闷的摇摇头,转身回屋修炼。在他看来,等这小家伙饿了,自然会吃的。

        哪知道刚修炼没几分钟,白狼急促的声音猛然响起。

        “这家伙,又闹什么幺蛾子”听声音不对,徐大山只好再次出门,循声看去。

        只见白狼站在屋后一片草丛中,周身皮毛竖起,对着一处黑影吼叫。

        好家伙,这么大一条菜花蛇,比上次在赵香兰家打死的那条还要粗。

        害怕白狼吃亏,徐大山急忙上前。

        只是没等他靠近,就见小家伙一个窜身,张开嘴巴照着菜花蛇脖颈处咬去。

        那菜花蛇也不甘示弱,躯体陡然曲卷,朝着白狼身上缠绕。

        小家伙反应更快,脑袋在半空中调转方向,恰好咬到菜花蛇的脑袋。

        “咔嚓”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响动,菜花蛇脑袋被咬碎,尾巴在地上拍打了几下,死的不能再死。

        不愧是狗王!

        看到白狼一击必杀,徐大山由衷的赞叹了句。

        见主人在旁边观战,小家伙立刻噙着蛇躯,跑到跟前放下,呜呜叫着邀功。

        “不错,不错,以后看家护院的事情就靠你了”他再次拍拍白狼的脑袋,然后起身。

        藏獒幼崽低叫两声算是回应,随即噙起大蛇,跑到角落里撕咬起来。

        这家伙刚满月没几天就会自己捕食,难怪不肯吃他喂得馒头。不过这样一来,自己倒省事不少。
  笔趣阁阅读网址:m.biqiugex.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