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山水田园_第9章 所谓亲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9章 所谓亲人

        温奇武低着头,垂着肩膀慢慢讲述这几天家里发生的事,大哥不在的这十余天,感觉十分的漫长而煎熬。

        因着有张家的聘银,他们阿父请了镇上的郎中,换了好药,身体好了一些,最起码不再昏昏沉沉。这让温奇武十分高兴,觉得大哥的苦心总算没白费。只是陈跃一直挂念‘外出干活’的温奇文,盼着他能早些回来。

        可是这没好几天,温奇文嫁给人冲喜的流言就传开了,甚至说温奇文是去给人殉葬的。发展到最后,成了陈跃为了看病活命,将温奇文卖给张家大少爷殉葬,自己享福。

        而且张家给的那聘银可是一百两啊,那对于村民来说可是一笔巨款,村里多少人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银两。顿时眼红的人说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温家人一向很少在村里走动,倒是没听到这些。

        而这些消息都是温大伯家女儿温杏传出来的。温杏从小被李氏娇宠着长大,本身容貌也不错,还有个秀才爹,在这三水村,那可是数一数二的。不过她心气大,看不上乡下的泥腿子,总想着能嫁到镇上的有钱人家。

        对于温奇文能嫁到镇上数一数二的张家,温杏是很矛盾的,一方面羡慕张家的富贵,一方面又幸灾乐祸,她可是偷偷听到爹娘私下说,这张家大少活不了了,这人嫁过去是冲喜殉葬的。想到冲喜殉葬的下场,她那有些扭曲的心,平静多了。

        温奇文冲喜之后,张家少爷就病愈了。这消息让她原本平衡的心,再起扭曲起来。想到温奇文那身富贵的绸缎喜服,还有张家仆从环绕的富贵生活,她觉得这一切应该是她的才对。

        李氏成天对着两个如花似玉的闺女熏陶,她们都是大少奶奶的命,以后富贵着呢。这三水村哪个姑娘能比得上她们,她们一点也不必那些小姐差。这些话都把温杏弄得有些魔怔了,总觉得自己在这乡下高人一等。

        只要一想到那个身为双儿的下贱种,现在过得比自己还好,她就觉得愤愤不平,如同抢了她的东西一样。

        心中不平,又不知本朝律法规定严禁人殉,自己家可是拿了封口费的温杏,就开始在村里散布关于温奇文家中的谣言。

        这些话传到王氏的耳朵里,那就炸锅了。那可是一百两银子啊,为什么那银子不是他们家的?而且之前她和大嫂去说亲的时候,大嫂可是说了事成之后给她十两银子的。

        不过想想,当初大嫂说的聘银是五十两,她们顶多给老三家三十两,剩下的一家十两。哼,她的好大嫂,这是昧下五十两啊。不过老三家的也真是会算计啊,一分钱没捞着的她,愤怒极了。

        王氏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气愤,于是撸着袖子,就风风火火的往老三家冲去。那时温奇武在院子后的菜地里干活,让平安两兄弟看着家,有事就赶紧到屋后喊他。

        平安两小弟虽然人小,但是十分懂事听话,乖乖听二哥吩咐在院子里玩耍。就见他们二伯母气势汹汹的冲进来,直接进了屋,开口就骂。平安两兄弟怕极了,连忙去屋后叫二哥。

        王氏一进屋就不管不顾的指着陈跃骂道:“好你个破烂货,我和大嫂给你们家那老大说亲,你不是说不同意嫁吗?怎么着,我们才转身离开你就偷偷把人卖给张家殉葬了。哼,我们先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心这么黑呢?”

        陈跃见王氏气冲冲进来,开口就是噼噼啪啪一大串话。他开始没听明白,可一会就觉过来不对。陈跃急忙问:“咳咳~~二嫂你这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王氏冷哼一声,嘲讽的说:“你还真会装,难道一百两银子把阿文卖给张家的不是你?那就奇了怪了,就你们家这穷酸样,也请得起大夫,看得起病?”

        陈跃被她说蒙了,想起离家的老大,他也觉得不对劲了,顿时急了起来。

        “我们家怎么样,轮不到你来管。”这时温奇武提着锄头进来,他看了一眼被气得快晕过去的阿父。想起大哥临走时的交代,温奇武狠狠的盯着王氏。

        王氏觉得温奇武的眼神有些渗人,但是想想不就是一个毛都没长齐全的毛孩子,又叫嚷道:“我才懒得管你们家的破事,都是一群黑心肝的,用你大哥的命换来的银子也花得心安理得。”

        “哼,我大哥不是被我那好大伯母骗嫁的吗?人都是她送出去的,睡不着也不是我们家。现在,你给我滚出去。”温奇武双目圆瞪,抡起锄头砸过去。

        王氏被吓了一跳,哇哇叫着躲了过去。只见那锄头在她刚站的地方挖出了一个坑,她顿时被吓得一身冷汗。这时见温奇武又抡起锄头,吓得她骂骂咧咧的往外跑。

        平安两兄弟被吓坏了,躲在门边缩成一团。温奇武喘着大气,恶狠狠的看着王氏离开的方向。

        大哥嫁人之后,他就期盼着大哥能三日回门。第三天大哥没回来,他就去镇上打听过了,张家大少爷的病好了。虽然没见到大哥,但总算放心不少。

        王氏从温家出去之后,越想越不对劲。陈跃那病秧子连床都下不了了,怎么跟张家联系上。在想到温奇武说的话,王氏算是想明白了,她那好大嫂悄悄把人嫁了,将要分给她的那一份银子昧下了。

        原本就没多聪明,又掉钱眼里去的王氏气冲冲的转战温大伯家。撇开王氏与李氏如何掰扯不谈,温奇武撵走王氏就受到了陈跃的逼问。

        “阿武,你大哥到底去哪里了?”

        见事情已经瞒不住,温奇武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陈跃越听越悲伤,越听越难受,没想到最终是大儿子自己帮着把自己卖了,阿文这后半辈子可要怎么办?

        陈跃又气又急,即为温奇文担心,又恨自己不争气,结果一口气没喘上来,晕了过去。这件事成了导火索,让原本就已快到大限的陈跃当天夜里就去了。

        陈跃怀着满腹的悔恨和愤怒就这样走了,结束他这充满磨难的一生。留下几个孩子,面对着他的尸首无助而悲伤。

        这天夜里,温家的大大小小一群孩子,无助悲凉的哭着。惊动了附近的人家,隔壁吴婶子听他们哭得伤心,拉着丈夫前来查看。见一屋子无助的孩子,守着阿父冰冷的身体,哭得凄惨,顿时起了恻隐之心。

        于是吴婶子和自己男人,带着家里两大小子帮忙打理丧事。还好温奇文留下的银子还有不少,在银钱上也不缺。温老大和温老二家因为心虚,至始至终都没出现。

        温奇武也去张家找过温奇文,想让他回来奔丧,但是张家连门都没让他进。

        “大哥,我恨啊!要不是她们阿父也不会死,还能等着你回来。我恨他们他们温家人。”温奇武再次将心里的伤口撕开,血淋淋的暴露出来,他如同受伤的小兽,低声嘶吼。

        “哇~~”温奇文怀里的睡得正香的小东西,被吓醒哇哇哭了起来。温奇文身边的平安两兄弟也跟着哭了起来。

        温奇文红着眼,好不容易把弟弟妹妹哄好。平安兄弟似乎哭累了,躺在床上睡着了。小妹睁着大眼,乖乖的窝在温奇文怀里,看看他又看看温奇武,一副乖巧的小模样。

        温奇文:“人在做,天在看。阿父葬在哪了?”

        温奇武:“我将阿父埋在阿爹的衣冠冢里了,也算是将他们合葬了。刚好明天覆山,让阿父看看你,也好安心。”

        “恩。”温奇文点点头。

        屋内沉默起来,半响温奇武才问道:“大哥,你在张家过得好吗?隔壁屋那人是~~”

        温奇文:“那人就是我相公,张家大少爷。”

        温奇武:“啊,这时怎么回事?”

        温奇文叹了一口气,将自己这十余天的经历,轻描淡写的说了。温奇武听着一阵后怕,心里更恨大伯父一家。虽然他也不喜欢张家,不过对他哥夫印象还不错。

        “大哥,你和哥夫就在家里住着吧,我们一家人相互也好有个照应。”对于能和大哥团聚,温奇武还是很高兴的。

        “恩。”温奇文点点头,不过心中却另有打算。

        晚饭前,张梓瑞终于醒了过来。他睁开眼只看到头顶补了一层又一层,几乎看不到原貌的蚊帐。他心想这是在哪?不会是又穿越了吧。

        温奇安:“三哥,哥夫醒了唉。”

        温奇平:“哥夫,你饿不饿?”

        张梓瑞听到了两个润软糯糯的声音,转头看到他床边趴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小豆丁。两个小豆丁长得一模一样,面色有些发黑,瘦瘦小小的,脑袋比例明显要大一些。小豆丁身上穿着的衣服,比他头顶的蚊帐补丁还多,看起来就是补丁凑起来的。而且还有几个破口,没补上。

        不过小豆丁一双圆圆的黑色大眼睛满是懵懂的纯真,看起来有几分可爱,又有几分让人怜惜。

        不过他们喊自己哥夫?难道是小孩的弟弟?

        温奇安偏头看着温奇平。“三哥,哥夫不会睡傻了吧?”

        “别瞎说,我去叫大哥。”温奇平说着,迈着小短腿往外跑去。

        温奇安继续和张梓瑞大眼瞪小眼。

        不一会,温奇文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身后还紧紧跟着一个小豆丁。

        “我给你熬了小米粥,你已经昏睡一天了。”温奇文将碗放在一边的凳子上,又见张梓瑞扶起来,让他靠在床头。

        “这里是~~”张梓瑞虽然已经猜到七八分,还是问道。

        “这里是我家,张家已经没了,我不知道该去哪,就带你回来了。”温奇文一边说着,一边端起小米粥准备投喂。

        “我自己来吧。”他手还没废,饭还是可以自己吃的。

        温奇文也不说什么,直接把碗递给他。

        张梓瑞刚准备吃,就见两只小豆丁眼巴巴的看着他,大大的眼里写满了好香啊,好想吃,好想吃啊。他顿住了,有些不好意思。

        “你们也有,自己去灶房找你们二哥去。”温奇文见到平安两兄弟那谗样,心里一阵酸涩。因为要给阿父治病,温奇武拿着那些银两也不敢乱花,家里吃的还是跟以前一样,粗粮配野菜,放点盐煮成一锅稀粥,而且只能吃个半饱。

        温奇文想着,瑞哥是病人,又是个娇惯的大少爷,总不能和他们一样吃粗粮野菜吧?现在他手头还有些钱,不如也给弟弟妹妹改善改善伙食。于是他到隔壁吴婶子家买了点小米,还有两个鸡蛋。回来后煮了一锅小米蛋花粥。
  笔趣阁阅读网址:m.biqiugex.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