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明_第十六章 将计就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章 将计就计

        盛京。

        “哈哈哈,好,炸得好!”

        崇政殿里灯火通明,刀疤脸、甄有才、大胡子和小七等人正聚在大殿上有说有笑,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王朴也坏笑道:“来一次辽东也不容易,现在就要走了,也没什么好东西送,就把这个大烟花送给建奴留个纪念了,嘿嘿。”

        刀疤脸道:“将军,建奴这次可是损失惨重了。”

        “嗯。”王朴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慢慢消散,神情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回头望着大胡子道,“大胡子,接下来该轮到你了,你准备好了吗?”

        大胡子呼地站起身来,疾声道:“小人早就准备好了。”

        王朴语气沉重地说道:“大胡子,能不能把城外的建奴大队人马引开,可就全看你了!”

        大胡子肃然道:“将军你就放心吧,小人一定把事情办好。”

        王朴点了点头,说道:“大胡子,把弟兄们都叫进来吧。”

        大胡子回头把手一招,五十名精干家丁已经鱼贯而入。

        王朴把手一伸,朗声道:“上酒!”

        小七带着人给大胡子和五十名家丁奉上大海碗,然后往每个人的碗里倒了满满一大碗高梁酒,王朴自己也倒了一大碗,高举过顶面向大胡子和五十名家丁说道:“按军规,出征时是严禁喝酒的,可是今天本将军想破一次例,用这碗高梁酒给你们壮行!”

        大胡子和五十家丁一起举起酒碗,表情严肃。

        王朴的目光渐渐变得狰狞起来,沉声道:“今天晚上,你们这五十几号人将要面对好几千建奴的追杀,你们最终能不能逃过追杀,能不能活着回到大明,只有天知道!”

        大殿上一片肃静,只有家丁们沉重的喘息声交织成一片,说不紧张不怕死那都是假的,只要是人就都怕死,如果可以选择没有人愿意去死,但话又说回来了,怕死也不是绝对的,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不少人愿意为了义气,为了家人,为了理想而从容赴死。

        “本将军不能保证你们能活着回到大明,但是……”王朴语气一转陡然变得高亢起来,“本将军可以保证把你们该得的那份红利(盛京城里掳掠所得)带给你们的家人,如果你们能活着回到大明,你们每个人将额外获得一千两银子的犒赏!如果你们战死了,你们的家人将额外获得两千两银子的抚恤!”

        王朴说这番话是真诚的,如果真能活着回到大明他也一定会想尽办法兑现承诺!

        大胡子和这五十号家丁将要执行的可以说是必死的任务,到不了明天天亮他们就该变成烈士了,王朴不想也不能让这些烈既流血又流泪!

        听着王朴极富煽动力的言辞,家丁们的眼神开始变得灼热起来,这些士兵绝大多数都是大字不识几个的粗人,他们不懂得圣人君子所倡导的所谓的大道理,他们只信奉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你对老子好,老子就对你好,你对老子全家好,老子就把命卖给你!

        “本将军今天把话摞这儿,如果说话不算没有兑现承诺,那就不是爹生亲妈养的,就让所有活着回到大明的弟兄把本将军乱刀活剐了!”

        “将军,你什么也别说了!”大胡子举着酒碗吼道,“我大胡子信你,这碗酒……我喝!”

        “对,我们也信。”其它的家丁纷纷叫嚣起来,“这碗酒我们喝了!”

        “好,真是好兄弟,干了!”

        王朴猛地把酒碗送到嘴边,一仰脖子一饮而尽,然后用力把酒碗掷到地上,只听“咣当”一声脆响,酒碗已经碎成了一堆碎片,大胡子和五十号家丁一狠心、一闭眼也把酒喝了,然后跟着把酒碗掷到地上,大殿上顿时响起一片酒碗碎裂的声音。

        酒碗碎了,可这五十多号汉子的心却铁了!

        大胡子抹了抹嘴,回头向五十号家丁冷森森地一笑,说道:“弟兄们,这酒也喝了,这后事将军也帮我们料理好了,现在……我们该上路了,走!”

        “走!”

        “走!”

        “走!”

        高梁酒的酒劲很快就上来了,本来就姓情豪爽的北地汉子很快就把生死抛到了脑后,一个个扯开嗓子大喊起来。

        大胡子走过刀疤脸跟前时还咧嘴一笑,说道:“刀疤脸,逢年过节别忘了在兄弟灵位前烧几柱香,有喝不完的残酒也别忘了洒两杯啊,哈哈哈。”

        “大胡子!”

        刀疤脸眼眶一热,流下两行热泪。

        临出大殿时,大胡子还回头向王朴大叫道:“将军,十八年后我大胡子又是一条好汉,到时候我还去找你,还跟你混!”

        ■■■

        盛京南效,清军大营。

        皇太极正和满朱习礼拉家常时,鳌拜忽然急匆匆地进了行帐,跪地奏道:“皇上,明军又有动静了。”

        皇太极嗯了一声,问道:“讲。”

        鳌拜道:“就在刚才,有一队明军出了西门奔辽西去了,没有大车只有骑兵,因为没打火把不好确定有多少骑兵,不过从马蹄声判断应该有七、八百骑。”

        满朱习礼以无比佩服的眼神望着皇太极,说道:“果然不出皇上所料,明军唱的真是声东击西这一出啊,皇上料事如神,奴才佩服,佩服啊。”

        皇太极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好像根本没听到满朱习礼的恭维话,一边踱步一边分析道:“这股明军能从松山无声无息地摸到辽东,兵力不会超过一千,在攻取盛京的过程当中必定会有伤亡,还剩下七、八百人是合理的,嗯,看来这次明军是真要突围了。”

        鳌拜道:“奴才这就带兵去截住他们。”

        “去吧。”皇太极点头道,“这次你带两千骑兵去,以两千骑兵对七、八百骑应该能稳艹胜券了,记住一定要全歼,绝不能走了一个,尤其不能跑了他们的领军主将。”

        “喳!”

        鳌拜打了个千转身就走,然而刚到帐外身后忽然又传来皇太极一声断喝:“慢着!”

        “皇上。”鳌拜有些困惑地转了回来,问道,“怎么了?”

        “不对。”皇太极摇了摇头,皱眉道,“还是不对。”

        满朱习礼问道:“皇上,哪里不对了?”

        “炮!”皇太极沉思片刻,语气忽然变得坚定起来,“红夷大炮,明军没有炸掉城头上的红夷大炮。”

        “红夷大炮?”

        满朱习礼和鳌拜面面相觑,显然跟不上皇太极跳跃姓的思维,他们实在想不出盛京城头上的十六门红夷大炮跟明军的逃跑有什么关系?

        皇太极微微一笑,说道:“红夷大炮铸造困难、造价昂贵而且威力巨大,用来守城可以大量杀伤敌军,用来攻城可以无坚不摧,如果你们是盛京城里的明军主将,明知道这红夷大炮威力巨大,可是现在又带不走,你们会怎么办?”

        鳌拜不假思索地答道:“那还用说,当然得炸掉。”

        “这就对了。”皇太极微笑道,“可现在明军并没有炸炮,所以他们还在城里!”

        满朱习礼问道:“那出西门的七、八百骑明军又是怎么回事?”

        皇太极道:“这个简单,明军只要把城里的马匹搜集起来,再在马背上绑以木偶,再以少量士兵驱赶前进,就能造成大队骑兵出城的假象,这不过是明军的疑兵之计罢了。”

        鳌拜道:“皇上,明军还在不在城内,奴才带人去试探一下就知道了。”

        “不可。”皇太极摇头道,“如果明军已经出城,等你探清虚实再去追就来不及了,如果明军还在城内,你去试探只能打草惊蛇。”

        鳌拜道:“那追还是不追?”

        “追,当然要追!万一明军的领军主将混在这队疑兵之中,不追岂不是让他跑了?”皇太极道,“你把剩下的两千五百骑蒙古骑兵都带上,要多举火把把声势造足!追出十里之后再兵分两路,你率五百骑兵继续追,一定要把逃跑的明军斩尽杀绝,另外一路由塔瞻、遏必隆率领,熄灭火把悄悄绕回盛京东门外二十里处埋伏。”

        “这……”鳌拜迟疑道,“皇上,奴才把蒙古骑兵都带走了,你身边就只有两百侍卫了,万一明军从南门突围,那就糟了。”

        “不会。”皇太极断然道,“明军绝不会从南门突围。”

        见鳌拜和满朱习礼仍是将信将疑的表情,皇太极解释道:“原因有两个,首先城内的明军并不知道朕在这儿,就算知道我军大营已经空了他们也绝不会来踹营的,因为踹了一座空营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还会贻误突围的良机。”

        满朱习礼点了点头,问道:“还有呢?”

        皇太极拿起摆在案上的《三国演义》晃了晃,微笑道:“汉人都喜欢用计,汉人还有一句老话,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明军从东门的突围已经失败过一次了,按理说东门是最危险的方向,明军应该不会从东门再次突围了。”

        “那是。”鳌拜道,“奴才以为接下来明军应该从北门突围了。”

        “不。”皇太极摇头道,“明军绝不会从北门突围,他们一定会从东门突围!”

        “这……”

        鳌拜还是有些不放心。

        “去吧。”皇太极大声道,“别让明军跑了。”

        “喳。”

        鳌拜一咬牙,领命去了。

        皇太极回头向满朱习礼微微一笑,说道:“来,我们接着聊。”

        ;
  笔趣阁阅读网址:m.biqiugex.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