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明_第十七章 狭路相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 狭路相逢

        盛京,皇宫。

        刀疤脸兴匆匆地冲进了崇政殿,向王朴道:“将军,建奴上当了!”

        “哦?”王朴忍不住回头看了甄有才一眼,问道,“建奴真的上当了?”

        “真上当了。”刀疤脸点头道,“小人在城头看得真真切切,足有两千多建奴骑兵,打着火把出了大营,追着大胡子他们去了。”

        “两千多骑兵?”王朴点头道,“东门外至少炸死了建奴好几百骑兵,这次建奴又出动了两千多骑兵,看来是全军出动了。”

        刀疤脸舔了舔嘴唇,提议道:“将军,是不是趁虚捣了南门外的建奴大营,没准还能抓条大鱼。”

        “胡说。”王朴呵斥道,“代善和济尔哈朗都被抓了,南门外还能有什么建奴大鱼?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撤离盛京,越快越好,千万不能因小失大。”

        “是是是。”刀疤脸连声道,“小人糊涂了。”

        “刀疤脸!”王朴沉声道,“让弟兄们抓紧时间休息,一个时辰以后出发!”

        刀疤脸道:“还从东门走?”

        “对。”王朴沉声道,“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我们在东门已经失败了一次,建奴绝不会想到我们会再次从东门突围,话又说回来了,这次就算建奴知道了也无可奈何了,两个时辰后他们的主力早已经追出百里之外了,哼哼!”

        ■■■

        一个时辰之后,盛京城里燃起了冲天大火,占地三百亩的建奴皇宫还有两侧的亲王、贝勒府统统陷入了火海,大火方起,四面城楼上又接连传来了轰隆隆的爆炸声,架在上面的十六门红夷大炮飞上了半空,再落下来已经成了一堆废铜烂铁。

        熊熊燃烧的火光中,王朴率领剩下的九百多家丁撤离了盛京。

        这样猛烈的火势和巨大的爆炸声当然无法瞒过建奴的耳目,王朴也没想过要隐瞒,现在建奴的主力已经被大胡子的疑兵引到了百里之外,等建奴发现上当再派人去把这支骑兵追回来,少说也得好几个时辰的时间,这时候王朴和他的家丁部队早已经在逃出百里以外了。

        按照计划,王朴将率领九百多家丁往东前进五十里,再熄灭火把趁着天还没亮突然折道向南直奔朝鲜而去,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摆摆[***]阵,摆脱可能的追兵。

        “不对!”往东前进了大约十数里,王朴忽然勒住战马摇头自语道,“情形有些不对。”

        紧跟在王朴身后的甄有才策马靠了上来,问道:“将军,怎么了?”

        王朴道:“甄有才,你不觉得四周的情形有些不对吗?”

        “咦?”甄有才仔细看了看四周黑漆漆的旷野,若有所悟道,“不错,让将军你这么一说,事情好像真的有些不对劲。”

        “顺利,太顺利了!”王朴沉声道,“顺利得有些反常!”

        甄有才点头道:“嗯,就算建奴的主力骑兵都被大胡子他们引走了,总会留下几队游骑兵吧?可出城这一路过来,根本就没有遇到过半个建奴的游骑兵,这事的确有些邪门。”

        王朴霍然举手,大喝道:“停止前进!”

        王朴凄厉的吼声压过了杂乱的马蹄声,清晰地传进了每一名家丁的耳朵里,正催马疾行的家丁们纷纷勒紧马缰,滚滚向前的骑兵队逐渐开始减速,最终停了下来,正在前面引路的刀疤脸急忙折了回来,愕然问道:“将军,出什么事了?”

        王朴道:“别问这么多了,让弟兄们立即结阵。”

        见王朴脸色凝重,刀疤脸不敢多问,回头向家丁们喝道:“弟兄们,快结环形防御阵!”

        ■■■

        前方数里之外,两千建奴铁骑已经静静地埋伏在茂密的蒿草丛中了。

        发现前方那队缓缓蠕动的火光突然停止了,塔瞻和遏必隆从蒿草丛里探出了脑袋,塔瞻狐疑地问道:“这是什么怎么回事?南明蛮子好像不走了?”

        遏必隆也摇头道:“谁知道这些南明蛮子在搞什么鬼?”

        塔瞻道:“要不这就杀过去?”

        遏必隆摇头道:“还是再等等吧,隔太远了。”

        ■■■

        训练有素的家丁们迅速行动起来,将千余匹战马首尾相衔围成几个大圈,结成了严谨的环形防御阵,这些马匹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战马,它们早已经见惯了战场上的硝烟和喧嚣,既便是在最激烈的战场上,也能保持镇定。

        “将军,阵已经结好了。”刀疤脸一溜小跑来到王朴面前,问道,“不过,建奴在哪里?”

        王朴伸手一指前方,沉声道:“如果本将军没有猜错,建奴就在前边等着我们。”

        刀疤脸将信将疑道:“建奴不是追大胡子他们去了,怎么又跑到前边去了?”

        王朴沉声道:“前边如果没有建奴那是最好,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些总是没错。”

        刀疤脸喘息道:“那现在怎么办?”

        王朴道:“你去召集六百名弟兄。”

        刀疤脸领命而去。

        王朴回头望着东方暗沉沉的天际,眸子里浮起一丝杀机。

        作为一个现代人,王朴深知建奴的优势在于骑兵,而明军的优势则在于火器,历史上的明军在与建奴的战争中屡战屡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火器使用不当,没能完全发挥火器应有的威力!就拿火铳、鸟铳、三眼铳来说,它们本应该成为建奴骑兵的噩梦,可史实正好相反,装备了先进火器的明军根本就打不过建奴的骑兵,在战场上常常成为被屠戮的对象。

        是火器打不过骑兵吗?

        当然不是,明军失败的最主要原因是他们的武备荒废,装备的大量火器实际上根本无法使用,另一个原因是不懂得使用火器的方法,早期的火器因为射速的原因,只有进行密集射击才能对骑兵构成致命的威胁,而明军使用火器则只是各自为战、自由射击,这样一来就很难对建奴骑兵构成真正的威胁,而且射完一枪之后就基本没有射击第二枪的机会了。

        如果可以选择,王朴并不愿意在这里和建奴骑兵打一场遭遇战,因为他手下的家丁还没有经过系统的近代射击训练,仓促之间是不是能够领会三段式射击的精髓,从而形成密集射击的效果,王朴心里也没底,可惜的是,现在王朴已经没有选择了。

        王朴的前世是个流氓头头,常年生活在被别人暗杀的阴影之下,这种变态的生活让他对潜在的危险拥有超乎想象的敏锐嗅觉。

        王朴嗅出了前方暗藏的杀机!他虽然不知道建奴的具体位置,但他们应该就在前面。

        前方隐藏的建奴骑兵随时可能杀出来,留给王朴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教会这群家丁三段式射击的战术,当然,在实际作战中王朴打算采用六段式射击,因为他对明军火器的射速实在是心里没底。

        六百家丁很快被召集起来,并且按照王朴的要求排成六排,每排一百人。

        时间紧迫,王朴直接进入正题,厉声喝道:“大家都要记清楚自己是第几队的,我喊第一队时,第一队行动,其它五队不动,我喊全体都有时,全军都开始行动,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六百家丁大声回应。

        “好。”王朴点了点头,突然喝道,“第一队,蹲下!”

        第一队家丁迅速蹲下。

        “第二队,蹲下!”

        第二队家丁跟着蹲下。

        王朴依次下令,六队家丁先后全部蹲下,王朴又喝道:“全体都有,站起来!”

        六百家丁哗啦啦又全部站了起来。

        “很好,就是这样。”王朴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我喊‘第一队预备’时,第一队的弟兄就要举起手中的火器瞄准前方,但是不能开火,只有等到本将军喊‘开火’的时候才能一起开火,开完了火,第一队弟兄就要立即退到最后面抓紧时间填装火yao铅丸,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六百家丁轰然回应。

        “很好。”王朴点了点头,突然举起佩刀喝道,“第一队,预备……”

        头排的一百名家丁迅速举起了手中的火器,齐刷刷地瞄准了前方。

        【介绍一下:明军的火器比如鸟铳、火铳、三眼铳都属于最原始的火绳枪,火绳枪上装有弯钩,弯钩的底端可以绕轴旋转,顶端夹持一截燃烧的火绳,射击时,士兵压下弯钩把燃烧的火绳按进火门,从而引燃药室里的火yao把枪膛里的弹丸发射出去。】

        “开火!”

        王朴一声大喝,百名家丁几乎是同时压下了弯钩,夜空下顿时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大轰鸣声,刺鼻的火yao味很快就随着夜风弥漫开来,开完了火,头排的百名家丁立即退到了第六排家丁身后,开始紧张地填装起弹药来。

        王朴轻轻颔首,这群家丁的表现还算让他满意。

        不过话说回来,这只是演习,当家丁们面临建奴骑兵排山倒海般的冲锋时,是否还能镇定自若地听从命令,那就只能等待实战的考验了。;
  笔趣阁阅读网址:m.biqiugex.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