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诸天_第20章 武学奇才杨昱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0章 武学奇才杨昱乾


  杨昱乾看着秦至庸离开的背影,觉得这位道长气度不凡,或许是一位高人。

  陈正英对杨昱乾说道:“小子,你还是走吧。”

  杨昱乾小声说道:“这里不是陈家沟?可是,我问路的时候,那位指路的人,明明说了,陈家沟就是在这个方位啊。大叔,你知不知道,陈家沟在什么地方?”

  陈正英眼珠子一转,点头道:“知道。”

  杨昱乾一听,高兴道:“那大叔你认识陈正英?”

  陈正英点头道:“认识。我和陈正英是多年的朋友。你要去陈家沟,就跟我来吧。我为你指路。”

  陈家太极不传外姓人。

  陈正英是想要让杨昱乾知难而退。

  …………

  秦至庸回到后山,见陈正洲拿着柴刀和麻绳,准备出门。

  “二叔,你这是要干嘛呢?”秦至庸问道。

  陈正洲说:“家里快没柴烧了。我上山去砍点回来。”

  秦至庸看了看日头,说道:“都快中午了啊。要不,吃了午饭再去?”

  陈正洲说道:“下午去?下午更热。这该死的天气。你自己做饭吧。饭菜,给我留着就行,不用等我回来吃午饭。”

  秦至庸接过陈正洲手里的柴刀和绳子,说道:“二叔,让我去吧。我年轻,体力好,会多砍点柴回来。”

  陈正洲一瞪眼:“哦?你小子的意思,是说二叔我老了呗。来来来,咱们练练。看谁的拳法更厉害,谁的力气更大。”

  秦至庸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比拳,就不用了吧。二叔,我用不了两个时辰,准会回来。”

  由于常年练拳的缘故,陈正洲的体力比起普通人强很多。秦至庸的拳术修为,和陈正洲不相伯仲,但是他的念头比陈正洲纯粹,性格更加柔顺,更懂得养生。

  秦至庸的身体素质,比起陈正洲强。并且,秦至庸的身体素质还在继续增强。通过修心,秦至庸得知,心态对身体素质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心理素质强大的人,身体素质绝对不会弱。

  陈正洲和秦至庸切磋拳术,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当然知道秦至庸的体能和力量强度。只是秦至庸没有争强斗狠的心思,每次都是让着自己。

  否则,陈正洲绝对不是秦至庸的对手。

  陈正洲叹了口气,坐在门槛上,说道:“看来,我是真的老了。岁月不饶人啊。”

  秦至庸笑道:“二叔正值壮年,怎么能说老了呢?”

  秦至庸刚转身准备离开。

  陈正洲把一个小布袋和一个水壶丢给秦至庸,大声道:“等一下。把干粮和水带上。砍柴是体力活儿,饿的快。带上点吃的。”

  秦至庸轻巧地接住布袋和水壶。

  水壶里装满了清水。布袋里有两个大馒头。

  “多谢二叔。”秦至庸说道。

  陈正洲道:“你帮我干活儿。该说谢的人,是我。”

  ………………

  秦至庸可不像是其他书生那样,只会读书,十指不沾阳春水。

  干农活儿,他同样是一把好手。

  砍柴,不能乱砍。

  秦至庸专门找树上的枯枝砍。枯枝,没有水分,拿回去,就可以直接当柴烧。若是直接砍树回去,那就要晒个半年,才能拿来烧。

  到了山林。

  秦至庸手握柴刀,对着一个大树上的枯枝,挥出一刀。手臂粗的枯枝,轻易被砍断,切面很平整。

  懂行的人都能看出,秦至庸的刀功,非同寻常。

  “啊……”

  “小子,我要杀了你!”

  不远处,传来打斗的声音。

  秦至庸放眼望去,其中一人,正是来陈家沟想要拜陈正英为师的杨昱乾。

  另一人,面目狰狞,头发散乱,不像是善类。

  杨昱乾落魄地走到陈家沟,又饿又渴,还被陈正英欺骗。走到这树林里,遇到了强盗,真是运气不佳。

  秦至庸走了过去。

  杨昱乾先前在村口,和秦至庸有过一面之缘。秦至庸年轻,又身穿道袍,器宇不凡,给杨昱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道长,救命啊。”杨昱乾叫道,“这个人是江洋大盗。道长你抓他去见官。”

  那强盗瞪了秦至庸一眼,冷笑道:“小道士,识相点,就给老子滚。我和这个姓杨的小子有过节,你最好不要管。否则,老子连你一起收拾。”

  秦至庸一点不生气,说道:“想要收拾我?你还不够资格。杨昱乾的武功,足以赢你。”

  强盗嗤笑一声:“就姓杨的这小子,他能打得过老子?痴人说梦。”

  强盗再次向杨昱乾攻去。

  秦至庸对杨昱乾说道:“杨昱乾,你听着,不要急躁,把心平静下来。保持身体平衡,移动步法,重心不能乱。敌背我顺,顺势而为,出拳要留三分力。”

  没有一点武术基础的人,秦至庸说这些,可能听不懂。但是杨昱乾练过外家拳术,尽管没练出什么名堂来,但毕竟有拳术基础。

  秦至庸的话,杨昱乾当然听得懂。

  武学奇才,说的就是杨昱乾这样的人。

  得到秦至庸的指点,杨昱乾的心态平静了许多,动作比先前更加流畅。

  步法移动,有了节奏和章法。

  出拳留三分力,攻击力下降,但可以随时变招自保。招数不会用老。

  嘭嘭嘭。

  杨昱乾连续三拳,打中了强盗。

  强盗倒地,吐了一口鲜血,不可思议地盯着杨昱乾。杨昱乾的拳法,还是先前的拳法,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厉害?

  强盗爬起来,阴狠地看了秦至庸和杨昱乾一眼,转身就逃。

  杨昱乾看了一下自己的拳头,说道:“不会吧。我这么厉害。”刚才,那强盗可是打得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怎么情况一下子就反转了呢?

  杨昱乾跑到秦至庸跟前,跪下道:“求道长收我为徒。传我拳法。”

  秦至庸把杨昱乾扶起来:“你不是要拜陈正英前辈为师,学习内家拳术吗?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要拜我为师?我叫秦至庸,不是道士,只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我游学到此,客居陈家沟,暂时做了一个夫子,教村里的孩子们读书识字。至于我为什么要穿道袍?你就当是我个人爱好吧。”

  杨昱乾对秦至庸略微恭敬地说道:“杨昱乾见过秦先生。秦先生,请你告诉我,我先前在村里见到的那个大叔,他是不是陈正英?”

  其实,不用秦至庸回答,杨昱乾也能猜到。那位给自己指路的大叔,就是陈正英。

  秦至庸将挂在腰间的布袋水壶丢给杨昱乾:“还没吃饭吧?你先喝点水,吃点东西。”

  杨昱乾接过馒头和水壶,眼睛一亮,说道:“多谢秦先生。实不相瞒,我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有吃东西。我实在是饿了……”

  拿起馒头,杨昱乾大口吃了起来。

  “慢点吃,别噎着。”秦至庸说道,“陈家沟有组训,陈家拳不外传。陈正英前辈只是遵循组训,别怨他。我作为村里的夫子,读过几年书,受人尊敬。我想要学习太极拳的精髓,都没什么希望。毕竟,我和你一样,都是外姓人。但世事无绝对。只要你有真诚心,未必就不能学到陈家太极拳。”

  杨昱乾喝了一口水,吞下馒头,点头道:“不错。我是不会放弃的。秦先生,你到了陈家沟,也是来学太极拳的吗?”

  秦至庸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刻意来求拳。我是游学到此。为什么就到了陈家沟?其实我自己都是糊里糊涂。若是能学到内家拳的精髓,当然是最好,学不到,我不强求。”

  任何事情,都不能强求。一旦强求,就变了味道。

  心正意诚,顺其自然,是最好。

  两个大馒头下肚,又喝了些水,杨昱乾感觉舒服多了。饥饿,真的不好受。

  秦至庸把柴刀递给杨昱乾:“来,帮我砍柴。”

  杨昱乾不是好吃懒做的人,他有自尊心。

  无功不受禄。让杨昱乾帮忙干活儿,他心里就坦然一些。不会显得那么拘束。

  果然,杨昱乾高兴地接过了柴刀。

  秦至庸笑着说道:“柴砍够了,你跟我一起回村里。拜师的事情,不要急。慢慢来。记住一句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杨昱乾点头道:“是。”

  ………………

  傍晚的时候,杨昱乾背着一大捆干柴,跟在秦至庸的身后。

  秦至庸走路,不急不缓,每走一步,都给人脚踏实地的感觉。但是速度,有些慢。杨昱乾心里想着拜师学拳的事情,想要快点回到村里,说道:“秦先生,我们能不能走快一点?”

  秦至庸头也不回,平静地说道:“怎么,你肚子又饿了,想要赶回村里吃晚饭?”

  杨昱乾说道:“不是。就是觉得,我们走路的速度太慢了。”

  秦至庸笑着说道:“我们走路的速度,很慢吗?我觉得正合适。年轻人,心要平和,切忌急躁。什么是快?什么是慢?你所说的不是快,是急。做事情,还是心平静一点,速度慢一点的好。”

  杨昱乾刚二十岁出头,秦至庸已经二十七岁。他叫杨昱乾年轻人,并无不妥。

  杨昱乾眼中带着疑惑:“不明白。”

  秦至庸说道:“现在不明白,没关系。你以后会慢慢明白。练拳,是一辈子的事情,不急于一时。急功近利,要不得。”

  杨昱乾点了点头,心里不再那么急躁了。



  笔趣阁阅读网址:m.biqiugex.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