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诸天_第5章 行侠仗义邱莫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5章 行侠仗义邱莫言


  龙门客栈南边三十里,有一峡谷。

  邱莫言坐在山洞里,用手帕轻轻擦拭着长剑。她的剑,是剑中藏剑,就是俗称的子母剑。用来暗算,会令敌人防不胜防。

  十天前,邱莫言接到周淮安的密信,让她帮忙营救杨宇轩的儿女。

  邱莫言是一个纯粹的侠女,锄强扶弱,劫富济贫。这一次营救的是忠良之后,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更何况,周淮安还是她倾慕的男人。

  单凭周淮安和自己,势单力孤,营救行动,肯定会力不从心。邱莫言拿出了所有的积蓄,请来了几个帮手。

  贺虎,贺兰山草寇,一手朴刀耍得颇为不错,算得上是江湖中的二流高手。铁竹,绿林好汉,刀术同样不弱。

  他们二人的武功,算是比较高强的。其他几人,武功就差了一些。毕竟这次营救行动,是和朝廷的东厂作对,不是每一个江湖人都有胆子来。

  想要请到江湖中的绝世高手,邱莫言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和能量。

  就算请贺虎跟铁竹他们这样的绿林好汉,邱莫言都是花费了重金。

  山洞外传来脚步声。

  是贺虎和铁竹他们到了。

  走进山洞,贺虎抱拳道:“见过邱女侠。”

  邱莫言长剑入鞘,指着身边的箱子,说道:“你们要的银子,都在这里。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办完了事情,才能拿钱。”

  木箱没有盖子,几人见到箱子里的银子,都是眼睛一亮。他们不甘心做普通百姓,来过刀口舔血的江湖生活,不就是为了求财吗?

  有银子赚就好。

  铁竹说道:“邱女侠放心。江湖规矩我们还是懂的,事情没有办成,我们肯定不会收银子。”

  箱子里的银子起码有数万两,就算四五个人平分,也足以让每个人舒舒服服过上一辈子了。铁竹决定,做完这件事情,就退隐,不再混江湖。有了养老的钱,谁还愿意落草为寇?

  邱莫言说道:“你们能如此想就好。此地隐蔽,方圆数十里都没有人烟,银子放在这里很安全。事情办完,你们就可以直接来取银子。我们走吧。”

  贺虎道:“邱女侠先请。”

  邱莫言带上斗篷,率先走出了山洞,贺虎和铁竹他们跟在后面。

  ………………

  半山腰上,陆小川、曹添、贾廷,他们是东厂的三位档头,此刻正恭敬地站在督公曹少钦的身边。

  他们的身后还有着大队人马。

  曹少钦坐在椅子上,看着山下小路,两个衙役押着两个孩子正在赶路。

  那两个孩子,正是兵部尚书杨宇轩的儿女。

  陆小川说道:“督公,周淮安还没有出现。他真的会来吗?”

  曹少钦一脸自信,笑着说道:“周淮安是杨宇轩最忠心的部下。那两个小崽子是杨家仅有的血脉,周淮安一定会来。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

  周淮安不但武功高强,还颇有智谋。愚蠢的人,不会受到杨宇轩的重用。

  曹少钦几次谋害周淮安,都没有成功,让他逃掉。

  整个东厂,目前只有曹少钦一个人可以打得过周淮安。常言笑、贾廷、陆小川、曹添,四位档头联手,都未必是周淮安的对手。

  为了对付周淮安,曹少钦必须亲自出手。

  一个带着斗篷的黑衣人忽然出现。

  “嗯?”贾廷眼睛一亮,“终于来了。轻功不错。我先上。”

  曹少钦说道:“他不是周淮安。我要等的人,没有出现。来人是女扮男装。你们陪她玩一玩儿就是。不要杀了她。让她劫走杨宇轩的儿女,她一定会去和周淮安会合。本督公要放长线钓大鱼,将周淮安等叛贼一网打尽。杨宇轩的女儿,就是我的鱼饵。”

  来人正是邱莫言。

  曹少钦一眼就看出她不是周淮安。

  周淮安是禁军教头,武功朴实简单,势大力沉,讲究的是一击必杀。

  军中的强者,和普通的武林高手不一样。

  武林高手的身法飘逸,剑法轻灵,充满江湖气息。眼界高明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对方的武功路数。

  …………

  邱莫言和贺虎铁竹他们将杨宇轩的儿女救走。

  贾廷回到曹少钦的身边,说道:“督公,人已经被他们劫走了。”

  曹少钦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说道:“一群乱党。蹦不了多久。敢和我们东厂作对的人,都得死。他们带着两个小崽子,走不快。贾廷、曹添、陆小川,你们三个给我盯着他们。”

  贾廷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是,督公。”

  邱莫言和贺虎等人,让贾廷陆小川他们去对付就行。曹少钦若是出手,不合身份。

  曹少钦要亲手对付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周淮安。

  ………………

  修身难,修心更难。

  秦至庸每日读书、干活、练拳、冥想。日子过得辛苦,但是很充实。

  坏的习性不注意就会上身,比如说好逸恶劳,意志稍微薄弱一点,人不知不觉就颓废了。可是想要养成一个好的习惯,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秦至庸来到龙门客栈,已经有了大半个月。

  有了儒家的修身心法,心态较好,作息时间规律,再加上练拳冥想,身体逐渐由之前的亚健康状态变得健壮。

  尽管秦至庸连真正入定的门槛都没有摸到,但是只要身体在向好的方面转化,就是好事。

  秦至庸有什么不懂的,就会问。

  不耻下问,不是丢人的事情。

  只有放低姿态,心态正了,才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才能纠正错误,学到东西,才能进步。

  若是秦至庸始终看不起古人,认为自己见多识广,如此心态,他肯定会学不到任何东西。说不定还会遭受到金镶玉和刁不遇的厌烦。

  除了知道一些明朝的历史,多识几个字之外,秦至庸并不觉得自己比古人优秀。古人的身上,有着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最近几晚,秦至庸睡觉非常香甜,一觉能睡到天亮。白天的时候,精力饱满,走起路来不像以前那样轻浮,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切菜的刀功,也有了很大的增长。当然,和刁不遇那庖丁解牛的刀功相比,还差得太远。

  清晨。

  秦至庸打开客栈的大门,就见到七八个人站在门外。为首的人带着斗篷,穿着黑色的劲装,手握长剑。其他的人,同样都是带着兵器。

  其中两个人还各自背着一个大背篓。

  背篓有些沉重,显然是装了什么东西。

  正是邱莫言一行人。

  他们营救了杨宇轩的儿女,按照约定来龙门客栈和周淮安会合。只要将两个孩子交给周淮安,他们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其实龙门客栈的客人很少。有时候,好几天都不会有客人上门。

  没想到今天居然一下子就来了七八个客人。

  秦至庸笑着说道:“早上好。各位客官,欢迎来到龙门客栈。屋里请。”

  邱莫言看了秦至庸一眼。秦至庸身上没有练武的痕迹,但气质有些特别。

  秦至庸笑起来,给人一种阳光干净的感觉。一般的店小二,可不会有这样的气质。

  不正常。

  邱莫言心中暗道,龙门客栈有些不一般。必须小心行事。

  坐下之后。

  邱莫言摘下头上的斗篷,说道:“先给我们来一些吃的。”

  秦至庸问道:“需要酒吗?”

  酒,铁竹和贺虎他们当然喜欢。但是喝酒误事。现在是非常时期,可千万不能出差错。出了纰漏,那就是死路一条。

  邱莫言摇头道:“不需要酒。”

  秦至庸转身离开。他走路的姿势,很周正。速度不急不缓。和普通人走路,完全不一样。

  贺虎看着秦至庸的背影,小声问道:“邱女侠,此人有问题。”

  邱莫言轻声说道:“他不懂武功,是个读书人。”

  贺虎铁竹等人都是一愣。

  读书人,怎么会来边关戈壁滩上的一家客栈做店小二呢?

  “何以见得?”铁竹问道。

  邱莫言说道:“他的呼吸方式,显然没有修炼过内功,更没有内劲。他走路的姿势……我曾经在京城一个老者身上见过。”

  贺虎问道:“那位老者是谁?是武林前辈吗?”

  邱莫言摇头道:“不是武林前辈。他老人家是当朝内阁首辅张居正大人。”

  秦至庸走进厨房。

  刁不遇正在剁肉。掌柜在指挥店小二干活儿。老板娘金镶玉嗑着南瓜子,悠闲地在旁边站着。

  秦至庸说道:“老板娘,掌柜的,有客人上门。我来给客人端些吃的。不要酒。”

  金镶玉点了点头,说道:“老娘都看见了。他们都是武林中人。那个为首的女子,至少是一流高手,老娘都没有把握赢她。江湖人脾气不好,可不好伺候。你行不信啊?要是不行,我就让掌柜,或者刁不遇去招待他们。”

  秦至庸说道:“老板娘,我相信我能行。”

  金镶玉笑着说道:“这可是你说的。要是被人一剑杀了。可别怪老娘救不了你啊。”



  笔趣阁阅读网址:m.biqiugex.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